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正文阅读

美高官说帮中国建航母 专家称客气话不可当真

发表日期:2022-09-21 18:33  作者:admin  浏览:

  美太总部司令基廷海军上将上月访华时抛出要帮中国造航母的话,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又释放善意。他在近日亚洲安全会议上一反前任拉姆斯菲尔德的做法,对于中国军力作出了较为和缓的表态,并对美中关系表示乐观。

  近期在处理对华军事关系上发出的“最强音”,当属美太总部司令基廷海军上将了。5月中旬,他在上任后首次访华的行程中出人意料地表示,如果中国决定建造航空母舰的话,美国愿意提供帮助。此言一出,立即在国际社会和美国政坛内部引发各种解读,并招致美国内对华强硬派的批评。

  盖茨的表态确实是罕见的客气。要知道在拉姆斯菲尔德的时代,亚洲安全会议从来都是美国大肆渲染“”的舞台。上届大会上,拉姆斯菲尔德连珠炮似的发问至今还余音绕梁:“没有哪个国家在威胁中国,人们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军事)投入越来越多?为什么不断会有这些大宗的、昂贵的军购?为什么不断有这么强劲的军事部署?”当时就引起率团参会的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对拉氏的当场驳斥。

  盖茨和基廷在对华态度上是典型的“接触派”。盖茨一直认为,要探清中国的意图,就要在各个方面同中国“接触”,而不是简单地遏制。基廷也认为,若美国能在与中国的频繁接触中,让中国了解美军的实力与意图,可以消解中美之间以及台海的潜在冲突。他表示,将寻求与解放军发展一系列深入积极的互动关系。

  据悉,美国军方最近频频强调“意图”重于“能力”,开始对原来的以“”为基础的对华方针做出调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佩斯今年3月在访华前的发布会上对记者说:“当你分析一个国家是不是威胁时,你要看两方面,一个是能力,另一个是意图。中国有规模庞大的军队,但中国没有向美国挑起战争的意图,所以我认为中国不是威胁。”

  今年3月,时任美军太平洋总司令的法伦上将离任前在国会作证,就中国军费增长的问题对正在掀起批评浪潮的议员们做了一番颇不寻常的解释。他说中国现在因为财力雄厚,而“中国军事要落后于中国现代化的其他方面”,因此“发展军备并不值得惊讶”。他解释中国的目标时说:“很显然,中国军方受命,要具备控制台海局势的能力。因为我们承诺要帮助台湾,他们知道,他们得具备对抗我们的能力。”

  为了解中国发展意图,近来美军方一方面强调要对中国开展接触,增强互动,另一方面也开始放低身段,对中国做出一些友善的表示,以缓和敌意,增强互信。在“接触”的方针下,近期美军高级将领频频来访,并且到解放军对台作战的一线部队参观访问。今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佩斯、新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基廷等都到南京军区的王牌部队访问过,还专门参观了苏27等中国主力陆空装备,深入了解中国的军事战略和军力发展情况。

  美国真的会帮助中国造航母吗?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真的不威胁中国?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客气话,不能当真。”“不过能让这些将军们说客气话,证明中美关系的态势发生了变化。”根据金灿荣的判断,美国军方对中国还在试探之中,态度要发生实质性的转变尚需时日。

  金灿荣教授也认为,美国对中国变“客气”了,主要原因是新上来了一批“客气人”(新人物登台)。金灿荣教授特意提到对所见到的法伦的印象,他描述说:“他是一个很好的军事外交家。穿着认真体面,说话周全得体,滴水不漏。”金灿荣认为,比起前任,美国军界这批新人似乎都不再只是态度固执、说话直白的军人形象,而更擅长外交辞令。

  金教授强调说,既然是外交辞令,很多话就只是客气而已。在对中国客气的同时,一些不客气的做法仍在延续。新出炉的中国军力报告就是证明。在美国的三大对华战略中,单纯“遏制”已经很少人提了,剩下的就是“接触”和“两面下注”两派。长期来看,美国军方将在进行对华接触的同时,始终保持对中国戒备和怀疑,并且在核心技术、武器出口、国内演变等方面继续对中国发挥遏制和压制作用。

  金教授还认为,美国如此“礼待”中国,还有另外一个关键因素,就是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警告说,如果美国执意将反导系统部署东欧地区,俄方将把核导弹瞄准欧洲。“美俄关系突然紧张到这种程度,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这也是美国军界近日对中国很客气、力图稳住中美关系的一个直接原因。美国不愿看到中国也拿反导问题向美国发难”。

  自从布什第二任期以后,拉姆斯菲尔德等被陆续清洗,一批温和务实的人物逐渐主掌了美国军事和外交大权。一些对中国比较了解、有较深渊源的人物担任要职,如白宫“幕僚长”约书亚·博顿、财政部长保尔森、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主任韦德宁、刚上任的中情局东亚情报主任希尔等都被称为“中国通”,以至于日本媒体惊呼“拥抱熊猫者”已经掌握美国外交大权。

  据悉,约书亚·博顿是一名比较著名的“亲华派”人物,经他的推荐,保尔森出任美国的新一任财长。在博顿的运作之下,美总统布什同意赋予保尔森比前任更大的力,全面掌握美国的济政策,这也意味着保尔森在美政府内是同国务卿赖斯和国防部长盖茨同样重量级的人物。据日本《世界日报》称,博顿和保尔森在政府中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他们不希望担忧中国军力增长的官员参与对华政策的制定,并且两人也开始参与政府在外交和安全层面的政策制定。

  韦德宁也是可圈可点的人物。他长期在中情局担任中国事务分析员,在克林顿执政时期,韦德宁就已经体现出了温和的基调,主张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这甚至影响了克林顿政府的对华政策。后来他进入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管东亚事务,更是倡导同中国进行接触。

  由于韦德宁还有一个职务,就是总统的特别顾问,因此他的理念对布什的影响也不断增大。今年日本政府提出向美国购买F-22“猛禽”战斗机,在韦德宁的强烈反对和一再拖延之下,日本的希望落空。去年年初,在台当局竭力推动“废统”时期,韦德宁作为布什的特使向发出警告。而在今年的《中国军力报告》未发表之前,韦德宁也对报告内容进行了审查,为了减少对中国的刺激性描述,还对报告进行了修改。

  在美国军界,随着沃尔福威茨这样的“新保守强硬派”先锋声名扫地,法伦这样的“知华派”、务实派得到重用,中美军事交流也逐步走上正常的轨道。近期以来,美太总部下属的军种司令部主官人选也发生了变化,像太平洋舰队司令罗伯特·威拉德等都是对亚太及中国问题相当熟悉的专家。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