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正文阅读

《罪恶调查局》第五十五章 凶猛往事

发表日期:2022-09-15 12:56  作者:admin  浏览:

  卢振宇无比震惊,他一直以来都觉得以叶小冬是个坚韧聪慧的人,断不会因为一时的挫折而选择自杀,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叶小冬是死于谋杀,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想我死的人应该不少,李家叔侄算一对,三二七让他们损失惨重,但这不是我的错,是他们咎由自取,我有他们挪用公款的证据……我认为人最大的罪恶就是贪婪……财富会带来幸福,也会带来灭亡,我会妥善处理好我的财富……陆刚,我不怪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你正直又单纯,就是有些意气用事,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可是这是没有用的,你受骗了,唉,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啊……我的儿子,妈妈给你打了一件小毛衣,你一定会是个健康聪明的娃娃,在叔叔阿姨那里要乖,不要不肯吃奶,男孩子要勇敢,过不了多久妈妈就会去接你……”

  “都过去了,牵扯太广太深,我做了一个母亲能做的一切。”叶婵仿佛在诉说一件和自己并不相关的事情,时间是最好的安慰剂,二十多年过去了,仇恨都已随风飘散。

  “他们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因为小冬最终是按照失踪处理的,所以没人判死刑,我也没去找那个叫陆刚的年轻人,我不想打扰他的生活,他是无辜的,我试图去寻找我的外孙子,但是小冬在这件事上没给我留下任何线索,但我相信,终究会有一天,我能见到我的外孙子。”

  上海之行结束了,如同上次一样,卢振宇买了最晚一班回近江的高铁票,带着文讷辞别了外婆,离开了巨鹿路上的小洋楼,坐在虹桥枢纽的候车室里,耳边依旧回响着外婆的嘱托。

  叶婵是一个睿智的老人,她自始至终没问卢振宇为什么会对一个二十多年前失踪的女人如此感兴趣,她好像知道卢振宇一定会去调查,而且一定会查出真相,她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从容,似乎冥冥中已经知道了什么。

  那段录音文讷已经用手机录下,两人翻来覆去听了许多遍,并且整理成了文字,这里面包含的信息实在太多太杂,需要慢慢咀嚼。

  卢振宇一直处在半懵逼的状态,这段录音颠覆了他的很多认识,比如对陆刚的定位,原本在他心中,陆刚是身价数十亿的企业帝国掌舵人,这种人在年轻时就崭露头角,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才华和魄力,在他的调查中也多次证实了这一点,陆刚虽然学历不高,起点很低,但是他凭着胆略和机遇迅速发家,发家史堪称传奇,这样的人堪称一代枭雄!

  但是!陆刚在叶小冬心目中是什么定位?单纯莽撞的青年,意气用事,容易被骗,叶小冬的睿智和冷静让人震惊,作为一个刚分娩的母亲,她竟然不会因为孩子的父亲和别人结婚而备受打击,甚至能体会对方的良苦用心,还希望陆刚早日成熟……换了别的女人怕是光凭这一条就足够自杀一百次了!

  复兴号高铁上的wifi信号很好,文讷用平板上网搜索了一下三二七,结果令令人再次震惊。

  搜索中排名第一的就是327国债期货事件,327并不是三月二十七日的意思,而是一个国债的品种,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的三年期国债,因为它的票面利息加上保值补贴率相对于当时的银行利息和通货膨胀来说太低,所以传言财政部将会上调贴息,于是在上交所里,相信和不相信这个传言的多空双方展开对决,最终上演中国金融证券市场前无来者后无古人的惊心动魄一幕。

  最终,327国债事件中的空方输了,几十家券商集体破产,亏的底裤都不剩,叶小冬说的李家叔侄损失惨重,应该指的就是这个,1995年,风起云涌,冒险家频频登场,稍微一搜就能知道,当年在此次事件中的几个大赢家都是今后十余年中国舞台上的风云人物。

  这四个人在1995年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分别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赚取了上亿的金钱,1995年的上亿是什么概念!年纪轻轻就拥有巨额财富,这也决定了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

  袁宝璟2006年被枪决,魏东2008年跳楼自杀,刘汉2015年执行死刑,唯一没死的是周正毅,被判处十六年有期徒刑。

  文讷发觉卢振宇在微微颤抖,抚摸着他的后背试图让他平静下来,但没用,卢振宇扭头看着她,眼中是深深地困惑:“你说,我妈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叶小冬到底是怎样的人,需要一层层的追溯深挖,回到近江之后,卢振宇就开始重新调查,这回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从1995年时的近江金融证券市场入手,那时候近江有好几家券商,包括外来的君安,那时候还不叫国泰君安,还有万国,那时候也不叫申银万国,以及本土的淮江证券和近江国投,李家叔侄应该指的是市委书记的公子和李幼军和他的小叔叔李星寒。

  这些资料都是卢振宇和文讷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他钻进近江图书馆,调阅了1995年的淮江日报,近江日报,江城晚报、上海证券报,海量的信息慢慢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李星寒,1960年出生,是前任江东省副省长的幼子,标准的官二代,时年三十五岁,出任近江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江城晚报上有他的照片,宽大的双排扣戗驳领西装,紧闭的双唇,鹰钩鼻子,眼神极具侵略性,用现在的标准就是妥妥的霸道总裁范儿,和他相比,那时的陆刚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近国投在327国债期货事件中究竟是空是多,卢振宇查不到,但他可以查到此后十余年近国投一直活跃在金融舞台上,这说明他们站在多方,那么为什么叶小冬会说李家叔侄损失惨重呢?

  带着这个疑问,卢振宇动用了张洪祥的老关系,辗转找到了当年的证券从业,现在已经退休的淮江证券员工江海涛。

  江海涛要求采访匿名,卢振宇表示我们这个采访是私人性质,并不会见报,对方才放了心,谈起327事件,老人依旧心潮起伏。

  “那真是一场大战啊,中经开对战管金生的万国证券,现在想起来做空真是傻透了,中经开是什么背景,人家从里到外都是财政部的人,国债是不是提高利率,人家肯定早就得到内幕消息啊,这就相当于两个人打牌,其中一个人可以作弊看到对方的牌,这怎么玩啊,但是管金生不信邪,非要硬杠。”

  江海涛抽了一口烟,陷入回忆:“那天上午,财政部宣布提高贴息,当天多空继续激战,我们连午饭都没吃,一直盯着盘面,多方活生生把空方逼上了绝路,几十个亿的亏啊,我还记得最后八分钟,万国抛出730万口的超级卖单,直接一招封喉,730万口啊,什么概念我告诉你,这一笔交易的金额,相当于上一个年度中国全国的GDP的三分之一!”

  “这一招之后,万国直接从巨亏六十亿,变成了盈利四十二亿,多方全面爆仓,亏惨了,可是问题来了,万国的卖单是没有保证金支持的,当天晚上新闻联播就宣布最后几分钟的交易无效,依然是多方获胜。”

  “还别说,我们这有个交易员就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了,当年做国债期货是可以加很大的杠杆的,保证金才2.5%,就是说你拿出二百五十万,就能做一个亿的交易,赚起来猛,亏起来也吓人,足以让人赔上性命啊。”

  “李星寒谁不认识,近国投的老总,李书记同父异母的弟弟,开一辆奔驰车,喜欢穿西装,身边的女人走马灯一样换,据说还跟那个谁,当年国内最流行的女明星,一时间想不起来名字了,有过一段交往,这个人不简单,那真是我们这些年轻交易员仰视的对象,我和他也就是吃过一次饭而已,那个风度气质确实好,有架子,但是不居高临下,会让你觉得很舒服,难怪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近国投做空的,赔了多少我不清楚,但是人家家底厚实,没倒闭,又起来了。”

  江海涛戴上了老花眼镜,回忆了半分钟,才叹了一口气:“叶小冬是我的客户,我当然记得她。”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清楚,我只是个年轻的交易员,我哪能知道这些人的事儿啊。”江海涛又点了一支烟,风轻云淡。

  “几个月后叶小冬失踪了,到现在都是按照失踪人口处理的,但据我调查,她应该死于谋杀。”卢振宇冲文讷点点头,后者会意,拿出手机,放出叶小冬那段录音的开头:

  我是叶小冬,现在的时间是1995年7月4日零时,我现在宣布,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自杀,如果我以任何形式离开人世,一定是死于谋杀……

  “够了,我不想听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江海涛起身,摆摆手,示意客人可以告辞了。

  “您这是?”卢振宇看到江海涛嘴唇发紫,捂着心口说不出话来,意识到不对劲,文讷反应更快,跳起来在江海涛身上摸索着,翻出速效救心丸倒进老人的嘴里。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