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阅读

徐州睢宁县岚山镇丁山村:泥泞山沟沟嬗变“俏山庄”

发表日期:2022-09-01 06:41  作者:admin  浏览:

  北山、草山、小草山、东大山、东小山,五座梅花山,三座东西排列,两座南北排列,形似“丁”字,百姓傍山而居,村庄故名丁山。

  站在睢宁县岚山镇丁山村村口眺望,千米之外,便是地跨苏皖两省的巍巍九顶山。山多,通常意味着交通的闭塞与阻隔。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乡村治理,往往面临着更多困难挑战,也更需要抓住机遇。

  2017年,已在广西市政工程行业打拼多年的周波,想换个更有前途的领域重新出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葛根在广西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犹豫要不要转行之际,一起做工程的合作伙伴说,自己家乡睢宁县岚山镇正在招商引资打造中草药种植特色小镇。周波觉得,种葛根兴许“有搞头”。

  起初,周波不敢多种,只流转了100亩土地进行试种,还从广西专门请来技术人员指导。走过了摸索阶段,市场反馈很好,这让周波信心大增,葛根种植基地越做越大,面积一度达3000亩。

  “丁山之所以吸引我,主要有三个原因:沙土土质透气性好,适宜葛根种植,前来投资享受土地流转优先等政策支持,以及人力成本相对其他地区较低。”周波算了一笔账:每亩地葛根产量在5000斤左右,葛根批发加上制作葛根粉、葛根酒、葛根咖啡等附加产业,一年毛收入3000多万元,刨去人工、肥料等成本,净利润在400万元上下。

  去年,周波又看中丁山的林地资源,搞起了林间葛根鸡养殖,“这地方山地多,葛根拔根时又有不少废弃,在这里养生态鸡,没准能卖得不错。”这次尝试又给周波带来了惊喜——1.5万只鸡,经过一年生长期,销往徐州大小饭店,每只100元还供不应求,“除去成本,纯收益能达到75万元。”

  几年的投资,除了产业有起色,让周波同样有成就感的,是带动了不少当地人就业。“尤其是种葛根,育苗、移栽、整枝、搭架、选拔、采收……大小十多道工序,几乎全年都需要人工,少则二三十,多则数百人。”周波说,一般用工每人每天70元,到了选拔葛根的时候,按棵计算工钱,打一天工能挣几百元,村民积极性很高。

  周波期待,这里山坡地多,土地如果平整好,更有利于农业发展。“这些年,我看到了村庄治理的成效,老百姓实现家门口上班,收入有提高;路在一步步拓宽,希望有一天能直接通到地头,让丁山的葛根、菊花直接上车运向市场。”

  “连一条像样的村道都没有”——过去10年里,丁山村党总支书记王荣胜常听到村民这么抱怨。

  “小商贩经过,都会绕路走。”究其原因,各家房前屋后都是猪圈,谁家扩得多、垒得高、占了道,相邻的人家便不服气,由此产生不少“猪圈纠纷”。

  要想富,先修路。在王荣胜看来,修路也是一项民生工程、民心工程。但是钱从哪里来?他焦心:“那时候,丁山被称作‘三无村’,无集体土地、无资源、更无创收渠道。”

  一查村集体账本,简直让人吓一跳,“那些长期没得到利用的村集体土地竟有286亩之多,还有鱼塘、老校舍、老村部、山脚下的林地……”土地承包出去种葛根、菊花,其他资产出租,村年集体收入一下子就达到70万元。

  钱的问题解决了,要把村庄治理好,还要处理“人的关系”。“刚开始,各家都不愿意拆猪圈、柴垛,我就从自己家、党员家入手,然后挨家挨户讲道理。慢慢地,有人同意了,接着有更多人理解、响应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设置了一个‘弹性时间’:签完承诺书一个星期,由各家自行拆除,拆不掉的,村里帮忙拆。”王荣胜坦言,这样做的目的,是提高村民的参与度,“如果全部推给老百姓自己,或者大包大揽都由村里兜着,都不能很好调动村民自治的主观能动性。”

  猪圈拆除了,柏油路铺好了,接下来,农村家庭“四小间”——卫生间、洗澡间、厨房间、洗衣间相关问题也迎刃而解,全村绿化、亮化起来。村里“趁热打铁”制定“门前三包”制度,包卫生、包绿化、包秩序,村民自觉性明显提高。

  8月份,徐州市年度重点项目九顶山动植物园开园。“这对丁山来说,或许是一次大机遇。”王荣胜盘算着,通往动植物园的唯一一条主干道穿村而过,可以试着将农房改造做民宿。但他也担忧,“没有半点经验,又无能人指导,能做成吗?”

  “上午晒一条被单,下午就能收一床被子。”这是丁山人过去常常用来自嘲的一句玩笑话。

  岚山镇粮管所退休职工、现在的丁山村党员志愿者王兆邦回忆,40年前,睢宁大面积栽种速生杨树,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但每当春天来临,杨絮如鹅毛大雪纷飞,让村民们苦恼不已。

  在丁山,治理之难体现在很多具体事务上,比如解决速生杨飞絮问题,比如村庄环境整治。

  “就拿治理猪圈占道这事儿来说,刚开始总有人吵,因为不理解啊——我家的事,拆不拆凭什么要村里管?别家先拆了再说吧。”王兆邦苦笑着说,村干部不仅自家带头拆,还要经常到村民家做思想工作,帮别家拆、往里贴钱都是常事。

  “书记天天在村里转、拉家常,谁家有个事都乐意找他,这是长时间积累出的好人缘和威信。”耳濡目染下,王兆邦也一次次不计报酬参加村庄美化义务劳动,成了村里村外有名的“热心肠”。

  山林郁郁葱葱,山间水库清波荡漾,航拍视角下的丁山村,村落里、庭院内,屋美景美,还能看到充满历史感的特色石屋。“住了一辈子的泥泞山沟沟正在变成‘俏山庄’,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也深感欣慰、充满干劲。”王兆邦说。

  江苏省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省社科院基地研究员 高珊:

  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可以为乡村全面振兴提供重要保障。丁山村通过提升治理效能,改善了基础设施条件,改进了生活生产服务,让本地人与外来人员一起安居乐业。启示有二:一是找准抓手开新局。村庄道路建设、土地整理和人居环境整治是村民最关心的民生难题。建成美丽宜居的现代村庄,既能满足村民对幸福生活的期盼,也能为增加集体经济收入开辟新路。二是基层干部作表率。走乡村善治之路,就是基层干部做给群众看、带领群众干的过程。身先士卒、以理服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能获得最广大群众的拥护,充分调动村民共建美好家园的积极性。

Power by DedeCms